学术动态当前位置: 首页 > > 学术动态

《体育与科学》作者见面学术沙龙顺利召开

时间:2019-11-19 10:10:25  来源:admin  访问量:214


第十一届全国体育科学大会于112日上午在南京顺利开幕,学者欢聚南京。《体育与科学》编辑部借此时机,于11月2日晚在南京举办“作者见面学术沙龙”。北京体育大学贺幸辉、南京理工大学刘米娜、泉州师范学院任慧涛、暨南大学梁枢、华东师范大学张震和台湾师范大学居方圆,分享了最新研究成果与学术经验,来自全国体育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的200余名学者参加了本次交流活动。



程志理主编主持了本次学术沙龙,江苏省体育科学研究所袁鹏所长代表主办单位致辞。袁鹏所长使用“感恩”“认同”和“责任”三个关键词对本次论坛提出了三点希望。第一,《体育与科学》的每一点进步离不开诸位学者的关心与支持,江苏省体育科学研究所感恩每一位为《体育与科学》发展作出贡献的作者,希望以后会有更多的学者加入作者队伍;第二,作者与读者是期刊健康发展的坚强后盾,希望编辑部不断更新办刊理念,与作者和读者紧紧围绕学科基础理论创新发展形成学术认同;第三,希望编辑部进一步完善沟通反馈机制,积极创造交流平台,提高办刊质量,服务于我国体育事业的全面发展。




贺幸辉博士从哈佛大学校训“真理”(Ve-ri-tas)出发,主张一个“真”学者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应该具有在各种利益集团之外的独立思考能力,不断提高自身多元价值意识、自我超越意识和社会公共意识,最终实现学者文化身份自觉。学者文化身份自觉需要培养批判性思维模式,努力将知识点内化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强调知识的内化,建立知识和社会的广泛联系。要培养批判性思维,必须摒弃实用主义的态度、保持独立思考的锐度和坚持公共辩论的品格。




刘米娜博士就如何撰写一篇学术论文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她主要从研究问题、文献回顾和讨论结论三个部分来谈如何做一篇具有深度的学术问题。首先研究问题的确立必须具有明确的问题意识,应该“从文献中来到文献中去”,找出研究问题的源头、流派及核心观点,做到“小题大做”和“立意高远”。其次,一篇比较好的文献回顾必须达到新进展、高质量、高度聚焦、逻辑严谨和突出批评性等标准,从而很好地为文章奠定扎实基础。第三,研究结论部分撰写应该重视讨论,回应研究问题(假设),然后总结主要研究结果,将研究结果同现有文献作比较,回应相关问题的讨论,提升文章的深度,从而更好阐述本研究学术意义。



梁枢博士结合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对《纲要》中如何推进马匹运动及相关产业发展提出了自己的研究设计和具体方案。他认为,穗港赛马产业应该利用好独特的区位资源、气候资源、马会行业资源、生态环境认证资源和马匹产业基础设施资源。穗港赛马产业应该全面启动香港赛马会与中国马术协会的深度合作、深度开发高规格马匹竞马赛事产业、继续夯实香港马匹交易全球中心地位、借力港澳逐步尝试发行赛马彩票和全面打造赛马旅游业的绿色发展模式。




任慧涛博士结合茅鹏先生《体育新论》中的“小学篮球适宜形式”章节,对问题意识到学术问题意识的转化问题展开了讨论。他认为,“问题意识”中的“问题”应该是“具有理论意义的问题”,而不仅仅是现实和经验层面的问题。寻找“具有理论意义的问题”,要直接发现理论的起点,以学科方向或场景语境获得表象背后要讨论的深层内容。所以,将“问题意识”界定为“理论问题意识”最为关键,有利于学术问题意识的转化。



张震博士从“具身·体认”的视角对智能时代运动研究进行反思。他认为,智能时代运动技术与身体认知应该注重差异性、参与性、感官性、关系性、记忆性和延伸性6大特点的把握。第一,差异性。智能时代运动需要满足不同顾客的需求,就必须提供差别化的服务。第二,参与性。智能时代的消费是一种参与式的自助式消费。第三,感官性。“体验”就是用身体的各个器官来感知,形成最原始、最朴素的体验经济。第四,关系性。建立陌生人与陌生人之间的联系,帮助其分享共同的体验也是关系性的体现。第五,记忆性。智能时代运动应该给消费者留下美好的回忆。第六,延伸性。相关企业所提供的产品与服务仅仅是顾客需要的某种手段,还必须向“手段一目的链条”纵深扩展。



居方圆在台湾读博士,她首先对台湾师范大学体育学系的教学、课程和师资培训等内容进行了介绍,提出台湾地区体育学研究具有方法多元、理论与实务结合、社会文化脉络清晰、教育政策导向明确、重视学术史和运动教育本土化发展的6大特点。随后对我国台湾地区运动教育领域的研究热点——健康与体育领域核心素养与身体素养进行讲解。最后对质性研究、叙说研究和自我民族志等方法的使用注意事项进行经验汇报。



随后,程志理编审结合第十一届全国体育科学大会开幕式中吕建、钱旭红院士和6位优秀作者的精彩演讲,谈了自己从业30多年关于体育学研究的感悟。他认为,两位院士站在体育外观察体育这种社会文化现象,是基于他们自身的学术专业的视角,对体育的认识是高品格的。吕院士是计算机专家,他说结构性问题计算机容易处理,非结构性问题就难了,这是因为结构性是非生命现象,而生命现象是自组织的,这是人的行为特征。钱院士也说到此问题,他借用了量子的概念来表述,从生命的情本体来分析,揭示了体育学的研究对象究竟应该是什么。程志理认为,体育学的研究对象应该是“人的运动行为”,而不是“人体”,如果认为体育学研究人体,就把体育学定位在生物学了,体育学应该是人学意义上的学科,这是关键点。我这些年在做“体认”范式的建立工作,这是体育学的逻辑起点。把体育作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来研究,引进文化观察法,建立文化人类学的人文视角。对体育运动生存发展的思考,现在是方法论革新的时候了。长期以来,由于泛政治化的原因,让体育运动承载了非本质性的功能作用,更多时候,体育运动作为手段性的工具而存在并起作用,正因为此,体育运动的本质性被规避了,甚至弄到体育的研究对象都模糊的地步。体育学的学科建设,对研究对象以及基于对研究对象认识的方法学建设,是至关重要的基本论题。借用哲学现象学的精神,回到运动世界,回到事物本身,即中国人喜欢说的“实事求是”,去发现去剥离出体育运动不同的项目不同的魅力。由此,我们方可进入体育游戏的自在自为的境界。“自在”就是去寻出每个运动的本真性,之所以能玩起来且被喜欢被接受;“自为”是要求我们在契合各运动项目内在魅力的基础上去“为所欲为”,俗话说就是按规律办事。这里说的对规律把握,不仅要求玩者在行,观者也同样得投入游戏。也就是说,任何竞技运动项目的生存,首先要让人看得懂。其价值意义的终极实现,是在接受的过程之中。体育,不光进行着身体运动,更进行着智力运动。在认识、实践、谋略与反谋略等等过程中,都大量贯穿着智慧的运动。人的生存,也就是人之存在,属于“本真”;本真的展现,也就是人的行为,处于社会生活中,我们的作为应答社会之“向善”;生存和行为必具之“形式”。只要是做出了精彩,往往体现为“美”,对于实践者是成就感,对于观者看到了以荣誉体现的美。这样就构成了“真善美融合”,即“美启真”与“美导胜”。有气,才有命;有身,方聚气。生机勃勃,乃气韵生动。此乃“真善美”。美是善以明确的“选择”(“不选择”就“无存在”)而有形。美是人的心理感受,但是美恰恰是形式感的确认,这种确认,对于人就是内在的认知式样。这样,我们便可得到一个结论:“真”是人存在的理由,“善”是行为的方式,“美”是人的行为方式获得存在的确定性。所以,体育是以智力为灵魂的事业,体育学是人学的有机部分,也是哲学的本体论。我们应该在这个意义上来建立体育学,探寻研究人的运动行为的方法学,只有这样,体育学学科才能真正建立起来。


最后,6位青年学者分别与会人员对体育学科发展、体认研究新范式、域外体育发展概况、口述史研究规范和体育消费等问题进行了激烈讨论。本次学术沙龙实现了作者与读者的有效沟通,达到了预期的交流效果,有利于体育界对新时代体育学科发展和《体育与科学》办刊理念的深层次认识。论坛结束,大家纷纷表示,本次论坛以更开放的交流方式促进了《体育与科学》办刊模式的内涵式提升,希望以此次学术论坛为契机,结合自己的研究方向做更深入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