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动态当前位置: 首页 > > 学术动态

《体育与科学》顺利开展《人:游戏者》专题研讨会

时间:2019-02-11 15:53:57  来源:微信公众号“体育与科学”  访问量:1204

新年伊始,《体育与科学》微信公众号推出了“学术短视频”栏目,首期浙江师范大学王水泉博士的“如何阅读《人:游戏者》”播出后,引发了众多研究者研读此书的兴趣。应广大学者要求,《体育与科学》编辑部于2019123日,开展了《人:游戏者》专题研讨会,并于企鹅体育同步直播。研讨会由江苏省体育科学研究所刘海岚副所长致欢迎词,程志理主编主持并主旨发言。邀请北京师范大学贾齐教授,解放日报社主任记者吴驷先生,上海体育学院路云亭教授,中国人民大学王智慧教授,浙江师范大学王水泉博士进行了主旨发言,并围绕观看直播的学者提出的代表性问题进行了答疑、讨论。


 

 

程志理的总说性主旨发言,首先回顾了1986年《体育与科学》杂志率先提出把体育作为“一种人的文化行为”进行研究的背景,强调体育学研究的不是生物学意义上的“人体”,而是人学意义上的“行为”。为此,体育学研究有必要从现象学出发回到运动情境,回归游戏世界,采用解释学的手法将“文化当作游戏”予以把握。而这正好与《人:游戏者》的思想基点契合。进而他在对赫伊津哈《人:游戏者》的历史背景、思想脉络进行了梳理的基础上,把其定位为人类游戏理论研究的拓荒者。接着,他指出近年来自己反复提到的“人类以游戏而始,文化因游戏而生”的观点,得益于赫伊津哈发现的“文化的源头是游戏”的观点。他还对《人:游戏者》在游戏的形式、功能、本体三个方面的特征,以及“游戏-文化模式”的本义进行了解读。最后分析了赫伊津哈的学术影响力及其思想被误读的原因。

 

 

吴驷以“人:因游戏而生”为题目的主旨发言,以阐发性解读《人:游戏者》中“游戏”的内涵的方式展开。参照马克思对共产主义社会愿景的描述,对《人:游戏者》中“一切游戏都是一种自愿的活动”进行解读,强调单凭此种自愿的性质,游戏便使自己从自愿过程的轨道中脱颖而出。参照伽达默尔《真理与方法》中“谁不严肃地对待游戏,谁就是游戏的破坏者”的观点,他认为往返重复的紧张运动产生于竞赛,从而使获胜者得以出现,使整个运动成为一种游戏。以《童年》的歌词为例,他追问游戏成为文化这个事实确立后,难道会贬低游戏的无功利性?进而,他旁征博引认为游戏是对功利的消解,游戏凝聚了荣耀。最后,他引用孔子、赫拉克利特、陈寅恪的相关观点,分析了中国人在游戏世界里不是成功者的原因,而这与竞技运动(sports)的教育价值被严重低估不无原因。

 

 

贾齐在其主旨发言中,强调他对《人:游戏者》的理解主要集中在该书与体育课程的关联上。关于阅读的方法,他认为对定义与阐释的区分,是阅读该书的前提条件。为此,第一,必须摆脱定义式的思维框架,时刻将自己置于作者的语境中;第二,要充分把握住作者采用的解释学的阐述方式,游戏来自于直觉,无法直接描述,只能借助解释学的手法;第三,阅读时,要时刻把人、游戏、文化三个概念挂在心头,游戏实乃人的行为特征,行为特征使人的理解成为可能,并构成了人们所熟知的文化。该书第一章的论证手法为:首先从儿童游戏的具体情节切入,然后扩展到成年人的严肃游戏,是从特殊进入一般。另外,他从审视文化视角的独特性,学术的延续性(影响力),正确看待人工智能几个方面,高度肯定了该书重要价值。最后,他立足于体育教学实践,阐发了该书,尤其是游戏精神对其体育课程观形成方面的启发。

 

 

路云亭的主旨发言主要从五个方面阐述了他对该书的理解。第一,选题小中见大,赫伊津哈写作该书基于当时法西斯主义抬头等时代背景,意图是设计新的信仰体系。第二,有学者批评赫伊津哈的游戏论为泛游戏观,夸大了游戏观念,但他援引柏拉图、莎士比亚、里德、戈夫曼、谢克纳等人的相关论述认为,赫伊津哈其实缩小了游戏观念。第三,赫伊津哈的游戏精神在中国遭到了儒家伦理的抵抗,以“礼”为先的儒家伦理价值观高于弘扬游戏精神的价值观,由此造成了对竞技运动等西方文化的抵触。第四,在从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转变过程中,应规避礼法化问题,突现竞技运动的游戏性,国家体育应当转变为自然体育,让体育回归“体育”本身。第五,神秘性、眩晕性恰恰是竞技运动的魅力所在,足球是典型个案,“足球就是宗教”。

 

 

王智慧以“游戏精神的现代性转向”为题目的主旨发言,对《人:游戏者》进行了批判性解读。他认为《人:游戏者》实际上阐述了一个“混沌”的游戏,是对文化领域内游戏精神的创造性研究。但其研究对象过于宽泛。该书的观点带有言述知识和默会知识的隐喻,两个结论值得肯定,但是不能无视游戏的“生长性”和“现代性”特征,将游戏置于现代性场域空间内,游戏将面临异化。进而,他将游戏在现代竞技文化中被异化的表现形式概括为:1. “隔离性”特征面临挑战;2.规则的作用被愈加强化;3.游戏的仪式趋于多元;4.自由特征被进一步解构;5.文化的再生产导致体育文化的异化;6.统一的规则导致民族传统体育的文化主体性丧失;7.社会法则在游戏的演进过程中起主导作用;8.游戏的显性和隐性元素不断彰显,印象整饰成为社会互动的机制之一;9.能参与游戏并不等于能够体认游戏精神。

 

 

王水泉的主旨发言主要介绍他阅读《人:游戏者》的心得。围绕阅读这本书的必要性,他首先列举说明了目前国内该书的4种译本,6个版本,接着以竞技运动概念的界定方式以及日本快乐体育理论的思想来源为例,分析了游戏论与体育学的关系。另外,他认为该书以“游戏作为生活的一个基本范畴”为基点,论证“人是游戏者”“文明是在游戏中并作为游戏诞生与发展起来的”的意图是为了在世人面前彰显“游戏精神”的价值。关于阅读该书的方法,他认为首先要从整体上把握该书,为此,要紧盯该书的书名,时时确认该书要批判什么,游戏的内涵,游戏与理性的关系等问题。进而,在解释“游戏作为生活的一个基本范畴”的含义的基础上,他分析了书中出现的抽象、严肃、游戏这三个关键词的关系,并据此解读了他对游戏作为“最高的严肃”“人类以游戏而始,文化因游戏而生”“游戏先于游戏者”的理解。

 

 

主旨发言之外,几位专家还讨论了参与网络直播的学者们提出的典型问题。如:“游戏与科学的关系”“有没有一个人的游戏”“体育文化素养是否起源于游戏”“游戏与体育教学的关系”等。研讨会详细内容,将在《体育与科学》杂志以综述方式刊出,在“企鹅体育”APP可观看完整回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