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练监控与机能评定当前位置: 首页 > 运动科学知识 > 训练监控与机能评定

训练冲量/训练刺激量(Training Impulse, TRIMP)——基于RPE的TRIMP计算方法

时间:2013-07-01 14:44:17  来源:admin  访问量:10935

为了简化量化训练负荷的方法,Foster等人提出了一个使用Borg RPE量表(the Borg Rating of Perceived Exertion scale)来评价训练负荷的方法。这种基于RPETRIMP的计算模式为,训练期的时间(分钟)乘以RPE分数。例如,60分钟的举重训练,等级为非常困难(RPE=7),TRIMP=60×7=420。(备注:不同方式计算的TRIMP值进行比较并不合适。这种方法的分值是主观性的,只有在使用相同计算模式情况下进行比较才是有意义的。)


1 Borg 自感劳累度分级量表

Rating

Descriptor

Rating

Descriptor

0

Rest

6

1

Very, very easy

7

Very hard

2

Easy

8

3

Moderate

9

4

Somewhat hard

10

Maximal

5

Hard

引自Foster, et al, 1995


Foster和他的团队对这种TRIMP计算方法的信度进行了研究,让受试者在自行车上进行不同类型的有氧训练,然后在训练结束30分钟后进行对训练活动强度等级的评定。虽然在试验中所使用的RPE量表并不是传统的量表,但他们认为并没有影响到受试者对运动强度的判断。Foster的研究表明,对于评价耐力训练的强度来说,期间RPE相比心率数据是一个更为可靠的指标。并且,近年来,其它的研究者也证实了它对评价其它一些训练类型,如力量训练的强度的可靠性。抗阻训练中,期间负荷是通过期间RPE与抗阻训练中动作完成的重复次数相乘而计算的。与抗阻训练的量相比,RPE更易受到训练的负荷的影响,因此,与用较重的负荷完成较少的次数相比,用较轻的负荷完成较多次数的抗阻训练在主观上感觉要容易些。比如,一个进行每组4次、强度在90%最大重复负荷的力量训练期间的评级要高于每组进行15次、强度在50%最大重复负荷的力量训练期间(最大重复负荷是指对于某个动作能够进行的最大重量,并且定义为力量训练的100%强度)。


也有一些学者对这种基于RPETRIMP计算模式与其它基于心率的TRIMP计算模式之间的相关度进行了报道。Foster等人比较了有氧运动时期间RPEEdwards’ TRIMP的两种方法,发现这两种方法之间差别的模式是一致的。他们认为期间RPE是一个有效而且可靠的测试运动强度的方式,但是,Foster等人并没有明确它们的相关系数。BorresenLambert的一项研究表明,TRIMP和期间RPE方法的相关度为r=0.76Edwards’ TRIMP与期间RPE方法的相关度为r=0.84Impellizzeri等人发现,期间RPE法和Banister’s TRIMP计算方法之间的个体相关性范围为r=0.50r=0.77;期间RPE法和Edwards’ TRIMP之间的个体相关性范围为r=0.54r=0.78;足球运动员在训练和比赛期间的期间RPETRIMP相关范围为r=0.61r=0.85。他们认为基于期间RPE得出的数值还不能代替基于心率的方法而对运动强度进行有效的评价,因为只有50%的心率测量差别能够通过期间RPE进行解释。


Wallace等人观察了使用期间RPE法在运动员和教练员之间感知的训练负荷的一致性。期间划分为容易(RPE<3)、中等(RPE 3-5)和困难(RPE>5)的训练期间中,运动员和教练员对内部训练负荷的感知的没有显著性的差异。但是,与前人研究一致的是,本研究中发现了这样的趋势,运动员觉得训练劳累度高的期间教练员会觉得强度没有那么高,要容易些,运动员觉得训练劳累度低的期间教练员会觉得没有那么低,要困难些。这种结果与前人的研究相符合,说明了在低和高的强度时,运动员和教练员对训练强度的感知存在不匹配的现象。


总之,由于许多因素之间复杂的相互影响形成了个体的自我劳累感觉,其中包括激素浓度(如儿茶酚胺)、底物浓度(如葡萄糖、糖原和乳酸)、个人特质、通气率、神经递质水平、环境条件以及心理状态,这可能限制了RPE在精确量化负荷或者对运动强度评价的应用。尽管采用客观的测试指标如心率可能是计算训练负荷的更精确的方法,但是RPE的主观性测量仍旧是有用的。因此,当心率监测无法进行时,或者需要简易地计算训练负荷时,RPE法对于评价有氧训练负荷仍是一个相当精确的方法。此外,由于期间RPE法并不依赖于心率,它可以使不同类型的训练进行相互比较,从这个角度来看,也具有较大的应用潜能。